脱皮爸爸擦肩金麒麟 吴镇宇古天乐中国情意结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评论:0
正文:《脱皮爸爸》擦肩金麒麟 吴镇宇古天乐中国情意结-搜狐娱乐《脱皮爸爸》擦肩金麒麟 吴镇宇古天乐中国情意结-搜狐娱乐

电影《脱皮爸爸》

吴镇宇、古天乐


  搜狐娱乐讯 11月3日,第29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在东京闭幕。德国/奥地利电影《昨日之花》获金麒麟奖,吴镇宇、古天乐主演的奇幻电影《脱皮爸爸》与最佳影片擦肩而过,吴镇宇分饰六角的实力级表演和自如的角色驾驭依然给评委和众多影迷深刻震撼,www.9btt.com。吴镇宇在角色中寄寓了自己父亲的“中国情意结”在里面,古天乐在片中锲而不舍地寻找爸爸,是角色田力行的自我救赎,更是对当下年轻人的自省,希望通过电影找回旧时代香港人与内地人的温馨和温情。

  《脱皮爸爸》擦肩金麒麟 吴镇宇:把爸爸的中国情意结放在电影里

  电影《脱皮爸爸》以奇幻的手法,让吴镇宇饰演的爸爸田一雄从80多岁经历一次次脱皮,回到19岁,倒叙人生,六个年龄阶段,六种成长心态,六种时代背景,让旧时代一幕幕在电影中得以还原。虽然《脱皮爸爸》并未能摘取金麒麟奖,但这部作品给评委及观众留下了深刻的震撼,透过两代人的亲情,展示时代的变迁与情感的延续,细品之余,感慨不已。

  影片主演吴镇宇在展映前接受采访时称,自己愿意出演这部电影最大的原因就是,现在一部分这一代的香港人可能已经忘记他们上一代是从哪里来的,回忆起父亲曾经扛着很多棉被、衣服回到内地,他想把父亲的那个年代在电影中还原出来,“我想把我爸爸告诉我的中国人的情意结放在里面,也让大家知道,香港人也是中国人,中国也是包括有香港这个地方在里面。爸爸的年代里,写信回乡,大家的对白都是很温馨的。”

  对此古天乐也很是认同:“可以透过一个角色了解香港历年的变化,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吴镇宇古天乐双咖飚戏 父亲的青春回溯与儿子的自我救赎

  在采访中曝光,吴镇宇钦点古天乐出演儿子田力行这个角色,“因我同古仔很熟,知道他适合演此角色,当他现场拍戏时,更觉得没有选错人。”古天乐也爆料称:“有次镇宇到我家吃饭,说要亲身了解我与爸爸的相处及日常生活。我觉得他的80岁造型真的似我爸爸,令我更投入拍戏,使戏中的父子情更真实。”

  吴镇宇与古天乐1999年首次结缘《爆裂刑警》,而后《冲上云霄》、《使徒行者》有过多次合作。《脱皮爸爸》两人的默契,加上双双影帝级的演技,让影片更具看点,而从整部影片所传达出来的珍视亲情、笑对生命、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已经远远超越了奖项的价值。

  有媒体对《脱皮爸爸》和吴镇宇角色评论,“类似这种题材的影片,时间跳点只有重回的与当下两个,且都会由青年版和中老年版的两位演员来共同诠释主人公的角色。像吴镇宇这样能够独挑大梁的,www.9btt.com,实为少见。克服造型和心理状态上的极大跨度,这种对角色年龄和气质的驾驭能力,收放自如的表演,是吴镇宇戏骨级实力的演技展现。”

  而古天乐片中角色田力行遭遇的中年危机,债务缠身、失业、失婚,人生似乎跌倒谷底,在父亲一次次的脱皮过程中渐渐领悟到翻身重来的机会和希望,寻找到心中被埋藏的父子情谊,诠释出中年的自我救赎。

导演司徒慧焯


  吴镇宇力挺导演司徒慧焯 希望《脱皮爸爸》感动当下年轻人

  东京电影节一直以来旨在发掘新人和奖励青年导演。《脱皮爸爸》就是司徒慧焯的导演处女座,司徒慧焯爆料,“我跟吴镇宇认识很久了,很多年前就合作过舞台剧了。这几年他也催我把舞台剧拍成电影,www.9btt.com。所以一有机会我就第一个找他。他也是第一个答应我的。”

  电影《脱皮爸爸》中展现出的细腻又动人的父子感情,与导演司徒慧焯的自身经历不无关系。因为剧中主角经历和自己太相似,已经十年没做电影的司徒慧焯,被重新激发了拍电影的欲望。他还透露,拍到第一次脱皮后50多岁的吴镇宇带着古天乐去球场看球的戏时,自己一边拍一边早已经忍不住偷偷抹泪。吴镇宇也表示拍摄过程中常常会想起自己的爸爸,希望通过自己的表演来感动当下的年轻人,也希望通过这部作品的影响力,让影迷和业界认识司徒慧焯这位优秀的导演。

司徒慧焯与费曼


  吴镇宇带费曼客串是“顺手” 导演曝“小吴镇宇也很难搞”

  电影《脱皮爸爸》中,古天乐饰演吴镇宇的儿子,而幼年时的古天乐,则是由吴镇宇货真价实的儿子费曼客串出演。提及费曼,吴镇宇自曝当初带费曼来演戏是因为“顺手”,小孩子容易控制,又离家近,但是片场的情况跟他想象中的似乎差距很大,“他知道爸爸在片场的时候,跟在家里是两个人,他很严肃,很大压力的。”

  导演司徒慧焯则揭吴镇宇的老底,笑称吴镇宇是“24孝老爸”,很爱儿子,要什么都给他。“费曼就是另一个吴镇宇,所以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应付啦!”

  提到会不会让儿子以后也做演员,吴镇宇回答:“我不希望他当演员,他也应该不会当演员。这只是一部电影,不是以后的职业,就是因为我觉得他以后不会当一个演员,我觉得这样会有比较好的纪念价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