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流士:生之弥撒(根据尼采)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评论:0
正文:

总觉得戴流士是一个很独特的作曲家,到今天他的作品说有名嘛,又不是很著名,说不怎么样嘛,但喜欢的人也不少。他虽然进过莱比锡音乐院受过专业训练,但很少用学院派的法则,甚至宣称学习只会扼杀潜能,我第一次听他的音乐时,只觉得到处都是模糊,具朦?美的和声,像是即兴作的。

他一八六二年在英国出身,双亲是德裔,后来因为家里的生意关系,又跑去美国佛罗里达种橘子,受到当地黑人歌曲很大的影响,后来才返回欧洲读音乐院,他在十九世纪快结束时几乎没什么名气,但在二十世纪初十年忽然爆红,依照大指挥家毕勤的讲法,那时在德国只有理查史特劳斯的名声在他之上(这是把马勒,雷格等人置于何地啊?..?疑),但后来又急速殒落,这可能与他疏远人的态度有关,他只知创作本人的音乐,其余一律不甚主要,既不教书也不社交,更不开吹奏会去宣传自己的音乐,过着隐士般的生涯,在伟大的作曲家里面,也算是一个异数。

于今听之,会觉得他的音乐很「英国」,也就是重视旋律及田园性,他对风物的描写是多面向的,就似乎是光线从不同的处所打上来一样,有人甚至认为是受了德布西的影响,但这并不太明显,我觉得其实是跟葛利格,尼尔森这些北欧音乐家风格更类似,都有一种讴歌性命与大天然的滋味。

戴流士(左二),摄于完成「生之弥撒」的一九0五年。

戴流士「生之弥撒」(A Mass of Life) 实现于一九0五年,是为双合唱团,四管制木管乐器,六支法国号,四支小号的大型乐团所作的,这样的编制让人想到同时代的马勒八号交响曲」与荀白克的「古勒之歌」,算是那时代的风尚,歌词节录自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面的章节,这是一部颂赞生之愉悦,对抗悲观主义的哲学大作。虽然尼采说:「我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整本书都能够谱成音乐。」但有几个人愿意这么做呢?他的著述反话良多,像诗又像哲学理论,相当难懂,理查史特劳斯干脆就用全器乐曲表现这本书的哲学精力,马勒也只拣了一首「夜之歌」谱成歌曲,只有戴流士敢于用书中大批的诗文谱成近一百分钟的大曲,只是个别听众们能懂得吗?他能?释尼采那难以捉摸的思维内涵吗?


在我看来,第一部门是相当成功的,与尼采的着作几乎完整贴合,只是到了第二部与尼采就渐行渐远,反而有些风景的描写,变成「戴流士如是说」了,我因为对尼采的爱好高于对戴流士的喜好,所以我通常只听第一部。至于为什么曲名是「生之弥撒」,我想戴流士是想要把这曲子写成为生命的弥撒曲,而不是为神的弥撒曲,暗示这是一首生命的仪式音乐,也是公认最能表达尼采精神的音乐。

全曲分为两大局部,于一九0九年首演,极为成功,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合唱作品,但评论家们却不看好这样艰深的歌词能真的让听众理解,未来远景堪忧。果然
「生之弥撒」经此胜利后,竟然缓缓退出历史舞台,到现在已很少人演出,远不如理查史特劳斯及马勒,也对~谁愿意花大钱,请那么多演出者,来演出一首歌词艰深,又不是受欢迎的作品呢?但还好现在有唱片及乐谱,那歌词呢...没人翻译没关系~自己来吧。

看以上影片,这是David Hill 指挥巴哈合唱团及伯恩茅斯交响乐团的上演, 一开始就是二重合唱及乐团总奏,大声吆喝着:「噢!你!我的意志」,这是大规模的颂歌,歌词是直接采自尼采原文,以下是我的翻译:


第一首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章节:旧的法律与新的法律

「噢!你!我的意志(影片时间0:07)!你转变了所有困境,你是我的永恒,让我不要满足于小确幸,你命定了我的灵魂(0:35),我称之为命运。

你在我之中(0:47),又超出于我,给我一个真正的大胜利吧!我在正中午前准备好了(1:13),时机也已成熟,像一堆炽热的?砂,为我自己以及我神秘的意志,像一个渴望箭的弓(1:45),也盼望着准星,一个在正中午前已经准备好的星球,被一个毁灭性的太阳箭所刺穿,它代表着太阳的意志,要在胜利中而毁灭!(最高音,2:36)

噢!你!我的意志(加了木管及弦乐的华丽装饰,2:42)!你转变了所有困境,给我一个真正的大胜利吧!(胜利号角,3:08)

噢!你!我的意志(回第一段,3:14)!你转变了所有困境,你是我的永恒,让我不要满足于小确幸,你命定了我的灵魂,我称之为命运。

噢!你!我的意志!(4:21)你转变了所有窘境,你是我的永恒,给我一个真正的大胜利吧!」

这篇诗有点满难懂,所谓「正中午」,是尼采的专有名词,指的是要从人进化成超人的时刻,所以人要毁灭,能力成为超人,意志正是这一切的原动力,尼采曾说是意志让他战胜所有困难,在坟墓里复活。双合唱彼此呼应,构成多声部结构,高音部分相当有歌颂性,是英国合唱曲惯例,中音声部常有半音降落,让和声产生变化,低音热腾翻滚,是壮丽而信念坚定的意志赞歌。说实在戴流士许多作品都是浪漫写景的软绵绵音乐,但这首却是剧力万钧,只能说是尼采的诗歌带给他的鼓励。


第二首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章节:高级的人

现在举起你的心(5:28),到更高,更高,不要忘了你们的双腿,你们这些美丽的舞者,抬高你们的双腿,站在你们的头上,笑声的王冠(5:58),美丽的玫瑰花圈已放在你的头上,我宣布笑声是神圣的,没有比这更强健的了。

做那个从山顶上吹来的狂风吧(6:25)!他以自己的呼?声跳舞,海在他脚底下战栗而跳跃着,美丽的玫瑰花圈已放在你的头上(6:51),我宣告笑声是神圣的,你们这些更高等的人们,要学会笑!」

这首是很短而豪气的男低音独唱,响板与长笛充满活气的跳跃着,有一种「笑傲江湖」的狂傲感,尼采的原诗也恰是这种感觉,用了整本书中一再强调的「跳舞」和「笑」,来表达热爱生命的喜悦和快乐。
 

第三首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章节:第二首舞蹈之歌

开头是充满夜晚宁静气氛,波光粼粼的女声合唱。

「女声合唱(7:32):啊!

男高音(7:45):啊!生命!我凝视了你的眼睛,我从你玄色的眼里,看到了金色闪耀,这种狂喜(花腔,8:34)让我心跳暂停。

女高音(8:56):我看到一个金色的划子,在夜里寂静的水上,那个沉没的,陶醉的,闪动的小船。(大提琴闪动的音型,这段让人想起马勒大地之歌的第二首,气氛旋律都有些类似)

女中音(9:38):你向着我狂热,刚刚跳舞的脚,用微笑,好奇,温暖的眼神看了一眼。

男高音(10:08):你细小的手拍了两下响板,我就剧烈的跳起舞来了。

女中音:我的脚跟抬高起来,我的脚趾听你的唆使。

男高音:(开始啦啦啦的合唱,10:41)我跳到你身旁,你却躲开,你那飞扬的发舌!

女高音:我从你那里跳回来,仿佛被你的长发打回。

男高音:你半转身的看着我,眼神充满渴望。

女高音&女中音(11:15):你斜视的眼神让我学会要绕着路走,这些弯路让我的脚也学会了屈伸。

所有独唱者(11:35):当你追我时,我惧怕你。但你远离时,我又爱你,你的逃避诱惑我,你的找寻让我停留在此,我苦楚着,但为了你都甘愿。你的冷淡让人燃烧(12:01),你的怀疑让人沉醉,你的回避将我捆绑,你的嘲笑让人激动。

(二重赋格曲合唱,12:09)第二女高音声部:现在跳舞着飞越山谷,我是一个猎人,你愿意当我的猎犬还是羚羊呢?现在凑近我吧,这顽皮的跳跃者,现在跳上来吧!

第一女高音(与刚刚同时):这里是洞穴与树丛,我们必定迷失了方向,停下来吧!La,La,La(12:29)~第二合唱团男高音:现在跳舞着飞越山谷(12:41),第一合唱团女高音:我跟着你的舞步,跟着你含混的足迹。你要把我带去哪里?把手给我吧,就算给我一只指头也行。

你露出那甜美的银白牙齿,恶魔似的眼神看着我,在那狂野的长发底下。你有看见猫头鹰在展翅吗?你这猫头鹰,蝙蝠,居然在讥笑我!

三位独唱(13:01):现在跳舞着飞越山谷,我跟着你的舞步,跟着你隐约的足迹。你要把我带去哪里?把手给我吧,就算给我一只指头也行。现在跳舞着飞越山谷,我是一个猎人,你愿意当我的猎犬还是羚羊呢?

最后大家合唱:La,La,La(14:12),结束这首规模庞大的二重赋格曲,令人想起稍晚马勒第八号交响曲第一乐章发展部的二重赋格合唱,都是西方近代合唱曲的杰作,以这样繁复壮丽的曲式来勾画诞生命的各种样貌,是尼采诗文的最佳注解。

男中音(15:21):啊!我的新的错误,更好,更高的同伴,这更好,更高的生命,你要如何取悦我?你现在已经闯入了这些花朵,我想这些花和你一样,须要新的狂喜。

开头的女声合唱(16:35):啊!

女中音(17:10):我在善恶之外,找到了属于我们的岛屿,我们的草地鲜绿,我们要相亲相爱,啊查拉图斯特拉(18:08),你对我不忠实,有一个老钟鸣响着(敲钟声,18:35)。

这段是生命在说话,用女中音让人有「母亲」的联想。

听这钟声(18:42),叫醒了午夜的沉睡,啊查拉图斯特拉!我晓得你未几后就要放弃我。

(同时)男低音合唱:啊人们,你得当心!这深沉的午夜之钟在说些什么?

我快睡了,快睡了,却从梦里醒来,世界是深沉的,远比白天所能想像的更深,疼痛也是深厚的,欢悦比那心的挣扎还深(19:37)。痛苦说:消散吧!走吧!

但所有的欢悦请求永恒,要求深奥的永恒!

女中音(20;15):他们彼此看着对方,然后望着那凉夜降临的草地,一起哭了起来。。


这整段都是取自原着第三卷的「第二首跳舞之歌」,但改变了一点顺序,情势相当自在,是查拉图斯特拉与生命的对话,尼采经常有这种与自己生命啦~智慧啦~意志啦~的对话,有时写得好像情歌一样,若即若离,爱恨交织,我们生命中不是也常出现如斯的抵触与纠结?我想这是曲子被命名为「生之弥撒」的起因吧,但我们与生命,终要呜咽着告别,象征者逝世亡,或是隐遁世间。没有欢乐会是永恒的,只有藉着尼采自己的「永劫回归」学说,他有一天会再度归来,继续告诉人们什么是超人,欢悦才干继续着。

虽然第一部还有两首曲子,但我放在回应里面,有兴趣的友人可去看看,对我来说「生之弥撒」,在这里是暂时结束了,尼采的哲理,藉着戴流士的音乐,已表达无遗。

文/歌词翻译:夏尔克